绝大部分都是死于次生灾害
2020-06-10 15:1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其实真正应该做的是加固建筑,达到一定抗震标准,能最大限度地减少伤亡。”王世昌说,地震直接导致的人员伤亡很少,绝大部分都是死于次生灾害,比如说房屋倒塌砸死。

已经在地震台工作20多年的何向东觉得很委屈。 他说,地震台的工作人员,作为地球的把脉者,承担着对地球监测的任务。虽然暂时还不能在地震来临前准确地做出预报,但是却对生活的方方面面提供着指导。

“谁说地震监测没有用?”何向东反问道,第一时间准确监测到地震,能为救灾提供指导。还有,城市建设也需要地震监测者提供建议,避开活断层,保证城市的建设安全,这也是在为人们做贡献,只是大家平时都看不见。

“应该是有人放炮。”刘晓锋笑笑说,这些都是现实中对监测地震产生的实际影响。

4月23日,河南商报记者来到这个安静的小院时,这些地震监测员们仍旧忙于手里的工作。工程师王恒业在用计算器一项一项地算着水氡含量的变化,何向东在监测地磁的变化。

面临破坏性的灾害,人们总是侥幸地想,如果地震能够像天气一样提前预报,将会避免多少人员伤亡?

也正是何向东说话的这一天,腾讯网做了一期叫做“不要期待地震可以预报”的话题。最后是一个“你是否相信地震可以短期临震预报?”的投票。73%的网友选择了“地震是可以被预报”的选项。

平日里,王世昌带着洛阳地震台的员工,每日盯着电脑屏幕、仪器表盘,注意地表的波纹变化,记录数据。这些都会成为资料,供后来者研究。

汹涌而至的指责,并没有阻挡坐落于洛阳市龙门景区西山脚下这个小院的正常工作。这是河南省地震局洛阳地震台的工作地点,远离市区的繁华,也如地震监测员的身份一样,鲜为人知。

与世界其他国家的水平相比,并不低,甚至还要领先。正是这些原因,所以根本不敢轻易发布震前预报,万一预报不准确对社会造成恐慌,以及慌乱蔓延对社会人身安全的伤害,甚至会大于地震。

“地震的临界点是聚集多少能量,短时间内根本解决不了,也没有理论支撑。”王世昌说,目前全国震前预测的准确率,只有5%至10%,但是中长期预报的准确程度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。

解释总是显得苍白无力,“临震前预报,是世界性难题。”说的次数多了,刘晓锋都不好意思解释了,虽然说的是实情,但几乎没有人能耐心听完,更没有人相信。

现在地震检测员所做的大部分工作,都是前兆监测。比如说,水氡异常了,磁场出现偏差了。

王世昌将自己的工作,形象地比喻为还处于对地球了解的婴儿时期。王世昌坦承,作为地球把脉人,现在根本掌握不了地球的脉搏。地球就像一个淘气的孩子,什么时候生气撒娇,谁也琢磨不定。

4月23日11点38分,测振仪的警报声再次刺耳地传出,刘晓锋赶紧跑到测振仪跟前。经过测算,应该是新安县与宜阳县交接处,发生了一次小震动,0.5级。

雅安地震发生后,网络上同样将矛头对准了地震系统,“真应该撤销地震局”的呼声,一浪高过一浪。

著名的构造地质学家琼斯也说过这样一句话,“你愿意提前一小时从楼房里逃出呢,还是希望房子根本不会倒?”

雅安地震发生后,一个多月之前的一条微博被转发了上万次。这条微博的内容是,30天后西南方向会发生地震。不怎么看微博的洛阳地震台副台长王世昌听说后笑了笑。他说,也可能这个人有自己的观测方法,但是作为地震台确实不敢轻易发布地震预报。

王世昌解释说,对地震的描述还停留在李四光给下的定性表述,当地下能量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就会爆发。但是并没有量的表述,也就是说,并不知道能量需要达到什么样的程度,才能引发地震。

刘晓锋知道,每次地震后都会面临指责,“为什么不做地震预报,就像做天气预报一样?”大家的心情刘晓锋也能理解,都希望能在地震来临前得到消息,躲过毁灭性的灾难。

何向东对未来仍是信心满满。他说,总有一天,能像预报天气一样预报地震,作为地球的把脉者,不仅仅能为地球把脉,还要为地球做ct。

这也是王世昌与其同事们努力的方向,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达到目标。

不只是刘晓锋,从事地震监测有关的人几乎都碰到过类似的问题,只要遇到陌生人,彼此介绍工作之后,“既然不能预报地震,要你们干吗?”的问题,就会砸到头上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xmjsbk.cn广东省开平市钦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- www.xmjsbk.cn版权所有